E3 2019:在游戲業的兩場革命爆發之前

摘要

游戲業里沒有價格屠夫,沒有參數碾壓,沒有商業模式上的降維打擊,也沒有資本的蒙眼狂奔。

游戲業的第八世代已經走入了尾聲。

微軟在 E3 上剛剛公布了自己的第九世代新主機 Project Scarlett,定檔 2020 年末。索尼更夸張,直接缺席本屆 E3,全力準備下一代 PS 游戲機。至于任天堂,2017 年一方大作全部傾巢出動之后,也在最近一年進入了一個游戲陣容「青黃不接」的相對低谷期。

在這個傳統主機廠面臨轉變之時,科技巨頭們打起了新的算盤。半年之內,谷歌推出了 Stadia 云游戲服務,Steam 也通過 Steamlink,給步入云游戲世界的大門開了一條縫。蘋果推出橫跨旗下三大硬件平臺的游戲訂閱服務 Apple Arcade,微軟則在 E3 上繼續為自己的游戲訂閱服務搖旗吶喊,發布了 PC 版本的 Xbox Game Pass。

旗幟、宣言和承諾,2019 年的 E3 大展像巨頭和大廠們向游戲行業發起的一次革命。舉著云游戲的大旗,它們瞄準了主機硬件;推銷著各自的訂閱服務,它們盯上了買斷制的游戲軟件。


云游戲:它能取代游戲主機嗎?

云游戲這個概念并不新奇。它把游戲主機的「運算和渲染」功能放到了云端的服務器上,讓電腦只作為「顯示和通信設備」工作。早在 10 年前,創業公司 Onlive 就嘗試過云游戲平臺的開發,英偉達也曾開發過一個云游戲平臺 GeForce Now。

但它們最終都失敗了。原因有兩個,一方面在于云游戲需要「高帶寬、低延遲」的網絡,過去的主流網絡環境無法滿足云游戲的需要。另一方面也在于不從事游戲開發的公司,沒有足夠好的游戲內容能提供給玩家。

情況隨后開始發生了一些改變。2015 年,索尼推出了自己的云游戲平臺 PlayStation Now。PlayStation Now 最初存在的意義是讓玩家可以在 PS4 上玩到 PS3 和 PS2 時代的老游戲,因為 PS4 并不能兼容運行 PS3 游戲,所以只能通過「串流」的方式來實現。之后索尼也把 PlayStation Now 帶到了 PC 上,用戶最低只需要花費 70 美元的年費,就可以玩到超過 750 款來自 PS2、PS3、PS4 三代游戲機的游戲。當然,其中幾乎沒有任何最新的大作。正因為最新大作的缺席,PlayStation Now 問世近 4 年,一直處于一個不溫不火的狀態,關于它的討論也很少。

索尼的云游戲訂閱服務 PlayStation Now | Sony

2018 年末,微軟公布了自己的云游戲服務 Project xCloud,計劃于 2019 年開放公測。玩家不需要擁有 Xbox One 主機或高性能的 Windows 電腦,就可以在任何移動設備上體驗高質量的主機游戲。今年 3 月,谷歌也在自己的游戲開發者大會(GDC)上發布了云游戲服務 Stadia。

微軟谷歌和之前的那些廠商有兩個不一樣的地方。第一是在索軟任三大游戲廠中,微軟率先拿出旗下全部游戲陣容全力支持云游戲平臺,宣布 Xbox One 上的 3000 多款游戲都將無縫接入到 xCloud 云游戲項目中。另外,微軟和谷歌運營著 Azure 和 Google Cloud 兩家業界領先的云服務,能為它們的云游戲平臺提供頂尖的服務器設施。

微軟演示通過 Project xCloud 在手機上玩主機大作 | Microsoft

除了完全依賴服務器的云游戲服務,云游戲還有另外一個應用場景,「遠程游戲」。遠程游戲的原理和云游戲類似,只是將云游戲中的「運算服務器」換成了「游戲主機」。玩家用平板、手機等移動設備,通過網絡遠程連接到家里正在運行的游戲機上,實現遠程操作。

索尼早在 2006 年就開始讓旗下的各種設備成為 PS 游戲機的延伸,推出了 Remote Play 功能。在 PS3 時代,玩家可以通過 Remote Play,將 PSP 掌機連接到 PS3 主機上進行游玩。之后,索尼將這個功能帶到了 Xperia 手機、平板電腦、PlayStation TV 機頂盒上,并在 2017 年,加入了對 iOS、Android、Mac 和 Windows PC 的全面支持。

今年 3 月,Steam 也推出了自己的遠程游玩 App,Steamlink。玩家可以在 Android、iOS,甚至是樹莓派上安裝 Steamlink,連接到一臺運行著 Steam 的電腦。比如你可以在臥室的床上用 iPad 連到書房里的 PC 進行游戲。Steamlink 也支持通過互聯網連接,也就是你可以在任何地方連接到家里的電腦,只是體驗相對局域網就會差很多了。

Steamlink 在云游戲世界的大門上開了一條縫。作為最大的 PC 游戲發行商,Steam 和它背后的 Valve 也在對云游戲這個領域虎視眈眈。


訂閱制:我們不需要再「買」游戲了嗎?

這是一個所有數字內容都在進行「訂閱制」轉型的時代。

2018 年,全球音樂產業有近一半的收入都來自訂閱制的流媒體服務,Netflix 靠訂閱制成長為了好萊塢最大的影視制作發行公司。它們通過「訂閱制」取代掉了傳統的「買斷制」。還處在「買斷制」時代的主機游戲業,會成為下一個被顛覆的對象嗎?

微軟又是第一個推動這項改革的游戲大廠。2017 年,微軟推出了 Xbox Game Pass,玩家只需要花 9.9 美元的月費,就可以無限制游玩超過 100 款 Xbox 游戲。之后,微軟自家發行的游戲幾乎悉數登陸 Xbox Game Pass,也加入了不少第三方作品,包括一些優秀的獨立游戲。今年 E3 上,微軟又將這項服務擴展到 PC 上,并推出了 14.99 美元的「終級會員」。

另一個熱愛訂閱制的公司是蘋果。今年 3 月,蘋果專門舉辦一場發布會,連續發布了 3 個訂閱制內容服務,Apple News+、Apple Arcade 和 Apple TV+。其中 Apple Arcade 是蘋果的游戲訂閱服務,內含超過 100 款新游戲,橫跨 iOS、macOS 和 tvOS 三大平臺,秋季正式上線。

         蘋果發布 Apple Arcade | 視覺中國

Apple Arcade 將平均定價在 5 美元左右的「輕量手機游戲」打包成一個訂閱服務或許還有一定的可行性。在主機游戲行業,要將一堆定價 60 美元的游戲打包成訂閱服務,有著天然的困難。

一個普通人或許一年會聽上百首歌,看幾十部電影,卻很難做到玩通 10 個主機游戲。主機游戲往往有著幾十個小時的主線流程,加上一些成就收集和挑戰,在一款游戲上花費 100 小時以上是很常見的。所以大部分玩家只瞄準少量的游戲,不會像消費音樂、電影那樣去大量的看、聽。

這是一個馬太效應很強的行業,大部分玩家的注意力和錢流到了少量最頂尖的游戲開發商手中。這些開發商又加倍投入,用巨大的成本做出更好的游戲。轉向訂閱制,必然意味著這部分開發商的利益受損。

Nintendo Switch 從發布至今兩年時間,賣出了 3474 萬臺,其中光任天堂自家發行的一方游戲就賣出了超過 1 億套,這些游戲平均定價在 60 美元左右。這意味著,如果任天堂做一個月費 10 美元的游戲訂閱服務,即使買了 Switch 的玩家人人都訂,兩年內帶來的收入也比不上目前單純「賣游戲」的收入。如果將價格定得過高,玩不了那么多游戲的玩家自然也會對這個服務失去興趣。


游戲業的金線:作品至上

游戲是一種很年輕、很特殊的藝術形式,遵循著不太一樣的市場規律。

30 多年前,第一代主機玩家們付出幾十美元,換來一張游戲卡帶,借此進入另一個世界,體驗一段截然不同的人生。30 多年后的今天,這套機制絲毫沒有改變,甚至連我們扮演的角色都沒有變,它們一個是戴著紅帽子的馬里奧,另一個是戴著綠帽子的塞爾達(他叫林克!)。

今年的 E3,我們能感受到整個游戲業正處于世代更迭的十字路口。未來我們將看到不少新的東西問世,行業面臨變革。但走過了八個世代的游戲業,仍有一條亙古不變的金線。無論是想要顛覆硬件的云游戲,還是想要改變軟件的訂閱制,最后都要回到那個最重要的問題上:你能給玩家帶來多好玩的游戲作品?

         任天堂公布最新荒野之息續作消息時紐約任天堂門店里歡呼的玩家 | YouTuber: KirbyGCN17

18 年前,微軟以一個純新手的身份,靠著《光環》、《戰爭機器》等一系列強勢的一方游戲作品闖入這個領域,并最終成為三大主機廠之一;任天堂在 WiiU 時代的沉寂后,Switch 又攜《荒野之息》、《超級馬里奧:奧德賽》王者歸來。它們是游戲業的元老,也是這個行業的最佳注解。游戲業里沒有價格屠夫,沒有參數碾壓,沒有商業模式上的降維打擊,也沒有資本的蒙眼狂奔。這里沒有秘密,有的只是一條最簡單的道理,你做出好游戲,玩家就為之買單。

2019 E3 已經落下帷幕。各路廠商以它們的方式描繪了未來,試圖「顛覆」。但真正令全球玩家沸騰,興奮得睡不著覺的消息,還是任天堂直面會最后那個時長僅 1 分鐘的,《荒野之息》續作的預告。這就是優秀作品的力量,它大于一切紙面上的硬件參數和商業模式。無論是索軟任這三家元老,還是谷歌、蘋果這樣的「新兵」,都要面對游戲行業那條永恒不變的定律:誰掌握優秀的作品,誰就是世界的主宰。


責任編輯:宋德勝

頭圖來源:Nintendo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彩票软件破解